西方蜘蛛 作品
幾天沒更新/沒有找到你看的書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復

第六百九十六章 明碼發電

    三十五份文件已經全部拿來,和徐州方面的電臺也已經架設完畢!

    負責發電報的,就是何儒意一手培養出來的虞雁楚!

    “節約時間,明碼發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虞雁楚一驚:“明碼發電?這樣很容易被日本方面截獲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那又怎么樣?”孟紹原淡淡地說道:“我就是要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,抓到這個臥底,我就是要讓日本人感受到絕望痛苦,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內鬼暴露被抓!”

    他還有一個想法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他需要抓住機會就在日本人面前表演自己的“神奇了”!

    必須要讓日本人確信,他靠的完全是自己,而不是那些日本人身邊的臥底!

    這也是保護田七這些人的一種手段吧。

    “第一份電報,把三十五個人全部集中起來!”

    孟紹原發出了第一份電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將軍閣下,發現上海軍統和徐州方面進行聯系!”

    “哦,立刻展開破譯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破譯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們正在明碼發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當聽到這個情報,板內康英驚訝的表情和虞雁楚是完全一樣的:“確定是明碼發電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軍統的人那么大意?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是,是孟紹原親自在和徐州方面聯系。”

    “孟紹原?”

    “他在抓捕我們安插在徐州第五戰區的間諜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板內康英完全想不出孟紹原在那做什么,為什么要這么做。

    潛伏在第五戰區指揮部的那個自己人,板內康英不但知道是誰,而且還是他親自負責指揮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確定,孟紹原不可能提前獲悉這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難道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?

    “去,把羽原光一叫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孟紹原一直都在看著那三十五份名單。

    “劉代根,三十七歲,第五戰區情報分析部上校主任……陳義紹,二十八歲,第五戰區參謀長辦公室少校聯絡官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接著一個的名字,如同一幀幀的電影片段,不斷的在孟紹原的腦海中閃動著。

    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里,把所有人的名字、職務都記住,然后初步分析出這些文件中的可疑點!

    他長時間的盯著名單,長時間的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沒有人敢去打擾他。

    吳靜怡跟著孟紹原的時間非常長,她發現,今天的孟紹原看著非常吃力的樣子,香煙抽了一根又一根,面前的煙缸里已經堆滿了煙蒂。

    是啊,相隔千里,根本無法見面,卻要在素昧平生的三十五個人里,找到那個內鬼,這件事的艱難程度,大概是孟紹原遇到的最困難的一件案子吧?

    “報告,徐州方面回電,李宗仁司令長官下令全力以赴協助你,一切要求,都將無條件的滿足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孟紹原終于抬起頭來:“一旦集中完畢,立刻告訴他們,那個內鬼就在他們中間。同時,給他們每個人一杯水,無論男女,面前都放一包煙,一塊毛巾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明碼發電?孟紹原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羽原光一也是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“報告,新截獲的電報,徐州方面集中起了三十五個人,要從中找出我們的人!”

    羽原光一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想這么做?”

    板內康英眉頭緊鎖:“他有辦法辦到嗎?”

    “報告,孟紹原要求在每個人的面前都放一杯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板內康英完全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他想要做什么。”羽原光一急忙說道:“將軍閣下,川本小次郎在美國學習的是心理學,我建議立刻把他調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孟主任,全部準備工作就緒,下一步應該如何行動?”

    “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?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個小時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孟主任到底想要做什么啊?

    孟紹原拿起茶杯,發現冷了,又重新放下:“三十五個人的情況?”

    “他們被集中在第五戰區總指揮部,李司令長官特意把后院開辟出來使用,由他的侍從室主任薛思旭中將親自負責。”

    “好,告訴薛將軍,在這段時間里不斷的讓人拿著文件進進出出,并且還要做出向薛將軍低聲匯報情報的樣子,匯報同時,眼睛要不斷的看向三十五個嫌疑人。同時,再安排一批人,人盯人的監視好這三十五個人,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要盯著!”

    吳靜怡拿起他的茶杯,換了熱茶:“這一個小時就做這些事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做這件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停止發報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著,一定還會重新開始的。”羽原光一看向了剛剛趕到的川本小次郎:“川本君,你認為孟紹原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應該和心理學方面有關。”

    川本小次郎竭力考慮:“在心理學專家方面,為病人緩解壓力,或者協助警方審訊犯人,往往需要一些小的道具,借助這些道具,他們能夠分析出對象的心理活動軌跡。可是具體的?很遺憾,沒有下一步舉動之前,我也不知道他們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個小時,無疑是很難熬的。

    無論是在上海特別辦公室,還是日本人那里,又或者千里之外的徐州都是如此!

    三十五個嫌疑對象。

    三十個男的,五個女的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每個人又都可能是無辜的。

    孟紹原現在只擔心一件事,如果徐州方面的工作疏漏了,真正的內鬼并不在這三十五個人里面,那么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無計可施了。

  
30选5宣传语